海勒姆·宾厄姆 发现印加古城

  20世纪初,传说在秘鲁安第斯山脉的崇山峻岭中有一座神秘的古城,只有翱翔的山鹰才能一睹古城雄姿。它是如昙花般繁华过的古印加帝国留下的沉默证据。这个传说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世人去探寻。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著名探险家海勒姆·宾厄姆就是这些狂热者中最幸运的一位。1911年,他发现了马丘比丘古城。

  随即,宾厄姆把在考古遗址挖掘到的5000多件古文物带回了美国,被耶鲁大学收藏。多年来,秘鲁一直在积极追讨这批文化遗产,和耶鲁打起了文化官司。

  9月18日,耶鲁终于决定,将取自马丘比丘的文物全部归还给秘鲁,但双方将共同持有文物的学术研究权,其中一部分长期学术研究对象继续由耶鲁收藏。而双方合作新建的库斯科博物馆,将于宾厄姆发现印加古城100周年庆典之际隆重开馆。

  海勒姆·宾厄姆,1875年出生于美国檀香山一个颇有名望的传教士家庭。由于家境显赫,少年时的他在檀香山最高学府、美国教会学校——奥阿厚中学学习了10年,而后在美国著名私立高中菲利普斯中学学习两年。中学毕业后,宾厄姆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耶鲁大学。大学毕业后,他也像父辈一样成为了传教士。但意不在此的宾厄姆最终还是回到了学校,1905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07年耶鲁大学聘宾厄姆为历史学讲师,教授他最熟悉的南美洲历史。

  1900年,宾厄姆与闻名世界的钻石家族蒂凡尼(Tiffany & Co.)创始人的小孙女结婚,他们生了7个儿子。这些孩子也如家族的成员一样谦虚、奋进,他们中有艺术家、政治家等,个个成就非凡。这样一个显赫的家庭,还曾经被后人以“宾厄姆家族和美国使命”为课题进行专门的研究。

  与大多数历史学家不同的是,宾厄姆并不满足于研究已有的历史文献,他怀着巨大的激情,期待着亲自去发现那些被埋藏的宝藏。

  早在1906年,天生具有冒险精神的他就曾航海前往南美,并将沿途见闻编撰成书——《从委内瑞拉到哥伦比亚之旅》。此后,他还追寻着西班牙的古老商业路线,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到秘鲁的港口城市利马,并出版了《横跨南美洲》。

  1911年,宾厄姆率领耶鲁大学考古队,以寻找印加帝国的首都为主要任务,再次南下秘鲁。他骑着骡子跋涉在安第斯山脉的羊肠小道上,寻找这座无人知晓的异邦古城。

  最初的努力毫无结果,随行者们无不大失所望,只有宾厄姆义无反顾。在居住的旅店,他无意中听店主人提起,马丘比丘山中的瓦伊纳皮克丘山顶有片废墟。这个重要的线索令宾厄姆兴奋异常。

  第二天清晨,风雨交加,同行的科学家都不愿出行。宾厄姆只好请店主人和一位当地青年陪同,开始攀山搜寻。沿途地形极为陡峭,湍急的乌鲁班巴河两岸,高峰耸立,高达1.8万英尺。山间小道笼罩在云雾之中,荆棘丛生,岩石湿滑。然而这荒山野岭令宾厄姆备感震憾,他在笔记中写到:“在我所知晓的世界,没有任何地方能和这儿的景色相比。云雾缭绕的大雪峰,金光闪闪、奔腾咆哮的急流,婀娜多姿的巨大花岗岩峭壁……这儿还有着许多种兰花和蕨类植物,有种难以言表的神秘魅力。”

  越攀越高,宾厄姆越来越兴奋,他看见了四周由石块构筑的梯地。他相信,这些在陡坡上用石头砌成的一块块小小的平地,就是印加人修建的梯田。

  “突然间,我发现面前是印加最好的石建房屋的残垣,”他后来回忆,“由于数百年来生长的树木和青苔的遮挡,很难看见它们。石料都经过精心雕琢,巧妙地砌在一起。”走在植被蔓生的废墟中,宾厄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一座皇家陵墓,一座太阳神庙,还有更多宏伟的神庙,一个大广场,数十所房子,“简直是难以置信的梦境。”

  激动不已的他急忙赶下山去,唤起了在营地的人们。翌日,在一个被当地居民称为埃斯皮瑞图·帕梅拍(意为“鬼魂平原”)的地方,宾厄姆的探险队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印加城市遗址——维尔卡巴姆巴。

  考察回国后,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始,宾厄姆便投身于军事和政治生涯。1922年他成为康涅狄格州州长,其后连任州长和参议员等职。

  1956年6月,81岁的宾厄姆在华盛顿的家中逝世,他的灵柩被安放在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尽管在仕途上取得过显赫的政绩,但如今他更为历史所熟知的还是作为探险家,作为印加古城的发现者。

  马丘比丘被浪漫地称为“消逝在云雾中的城市”,然而马丘比丘并没有真正消逝。

  居住在这片山区的人们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遗址存在,一些当地农民甚至从古印加人残留的梯地上清除掉灌木和荒草,用以种植如玉米、土豆和胡椒等农作物。在那些白色残壁上,也依稀有人为的划痕。但是,宾厄姆还是第一个将这个遗址公诸于世的人。

  当你面对建于海拔3700米“高空”的马丘比丘古城时,内心会受到强烈的冲击和震撼。

  从马丘比丘傍依山脊的入口处往里看,整个遗址的宏伟景色迭次展开,就像一组系列照片。在马丘比丘和维依拉比丘两座山峰之下,一簇簇石质建筑和绿草如茵的院子依次排列。在城市的农业区里,密布着层层石头垒成的花园平台,其间有蜿蜒陡峭的小道穿过,通向传统的门楼;商业区的道路则没有那么陡峭,分布着许多神庙和茅草覆顶的屋子。

  传说印加人是太阳的儿女,原有四兄弟四姐妹。四兄弟中曼科·卡帕克是首领,带领众兄弟四处征战,逐渐征服了邻近各部落,最终占据了整个安第斯山地区。1243年曼科·卡帕克建立印加帝国,宣称自己为太阳后裔至高无上的君主——“印加”。卡帕克及其后继者并不满足于领土现状,仍不断四处征战。至托帕亚卡统治时期,帝国达到极盛,成为一个人口超过1000万的美洲大帝国。其疆域南北长达3000英里,从今天的哥伦比亚境内往南直贯智利中部,东西则由太平洋沿岸延伸入亚马逊丛林。

  从1243年立国到1533年被西班牙摧毁,印加帝国共经历了300年的发展历程。

  印加帝国的人们以及财富何以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点至今仍令历史学家们费思难解。有一种说法认为,由于印加人民自知抵抗不过刀剑锐利、心思狠毒的西班牙人,于是用竹筏载满国王的木乃伊和国内所有的金银财宝,将这些宝物沉到了250米深的的的喀喀湖中。然而稍加思考便发现此说存在破绽。印加人拥有7万骑兵精锐,难道不敢和西班牙人作殊死战,却最终选择暗地里大迁移,逃向不为世人所知的崇山峻岭之中?印加人没有文字历史,他们使用的最原始的绳结记事来记录历史。这一点加剧了古城的神秘性。

  也许宾厄姆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努力复苏了被遗忘的印加古城,赋予它更多的惊叹与赞美,同时也唤起了更多人对这个昔日帝国的狂热兴趣。

  1913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用了整个4月刊来介绍宾厄姆和马丘比丘,这处遗址也因此受到了广泛的关注。1983年,马丘比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之一。今年7月8日在葡萄牙里斯本,马丘比丘位被评选为“新世界七大奇迹”,引起了全秘鲁以及全世界考古迷们的欢呼庆贺。人们似乎再一次听到了南美文化脉搏强劲的跳动。

  如今,马丘比丘已经成为秘鲁的聚宝盆。在遗址被发现后的不到半个世纪里,每天有上千的游客、每年有50万游客慕名而来。观光的旅游巴士已经开到了马丘比丘的山脚下,甚至有人正准备在马丘比丘修建观光索道,在附近建造六层高的五星酒店。贫困的秘鲁当地人表示,即使有再多的游客,他们也能应付。很多在山脚下摆摊卖秘鲁手工艺品的小贩和当地导游都将马丘比丘的英文Machu Picchu改写成西班牙语“mucho dinero”,意思就是更多的美元。

  过度的商业开发将马丘比丘推进了两难的境地。汽车尾气的大量排放,周边城镇的不断扩张,数量失控的游客蜂拥而至,使得古城遗址地表的裂痕不断增多,出现毁灭性山体滑坡的危险。虽然秘鲁政府曾经耗资7000万英镑紧急拯救,但仍无法消除日益加剧的隐患。

  近百年前,宾厄姆将马丘比丘重现在我们眼前,而今天,古老的“消逝之城”是否将再次消失,谁也不知道谜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binemudun/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