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产业集群发展有哪些启示?

  美国制造业领先全球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数量众多的高水平产业集群。为促进集群发展,美国政府联合州政府、企业、科研院所、行业协会、投资机构等各类主体,从政策、资金、机制、平台等多个方面形成完整的工作体系,助推先进制造业集群占领全球产业发展的制高点。总结美国集群建设的经验与做法,对我国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具有重要意义。

  美国产业集群发展具有将区域优势作为集群发展的基础、以产学研协同创新为集群发展动力和以“市场+政府+中介组织”通力合作为集群治理架构等主要特点。

  将区域优势作为集群发展的基础。美国产业集群在布局上与自然资源及人文特色相耦合,地方的要素禀赋、交通区位、科研机构密度及研发实力等优势促成了产业最初形成。伴随着集群的发展,相应的技术、资本、人才和产业进一步向当地聚集。

  例如,加利福尼亚州凭借其区域内的斯坦福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等高校在计算机信息技术开发方面的优势,形成了以信息技术、互联网服务、软件开发为主的产业集群。

  再如,休斯顿石化集群,其所在的墨西哥湾畔丰富的石油储量和出色的交通区位带动了石油开采、加工等下游产业成长,也促进了石油机械、冶金、造船、运输、贸易、金融等行业,以及人才和商业资本的进一步集聚和发展。目前,休斯顿集聚了康菲石油、哈里伯顿等美国30家最大能源公司中29家的总部,以及1000多家石油设备制造商和供应商,涉及能源相关业务的企业超过5000家,石化工业生产能力占到全美的一半以上。

  以产、学、研协同创新为集群发展动力。产业链和创新链协同是美国产业集群保持创新的重要驱动力。

  比如,波士顿生物技术(生物制药)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就直接得益于该地区的哈佛医学院、麻省理工学院、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等一大批一流大学和国际顶尖医院。以麻省理工为例,其企业孵化中心为许多生物技术企业培养了大批科学家,并向学院工程师灌输创业精神,设立“5万美元创业竞争”专项基金用于资助学生创业,为新成立的企业提供专利技术认证。同时,也为众多投资者特别是风险投资者提供具有市场潜力的生物科技成果,一系列的产学研合作形成了生物技术产业强大的集聚力。

  再如,硅谷高新技术产业集群,一方面以斯坦福大学研究所为先导,创立了第一批信息技术创业公司,吸引众多老牌公司如西屋、瑞森、IBM等在该地建立研究中心;另一方面,集群内大量的中小企业间彼此配合、整合资源、互相外包,在保障创意和构思及时变成产品的同时,也促进了企业间创新思想的快速交流。

  以“市场+政府+中介组织”通力合作为集群治理架构。美国产业集群的发展离不开政府、市场和第三方中介机构的通力合作。

  以密歇根州为例。在本世纪初,密歇根州政府曾准确洞察到一个事实,即美国主流车企的混动技术已落后于日本丰田公司,州政府为此提出了追赶计划,决定在该州底特律市等地大力筹划发展混合动力汽车产业。与此同时,当地整车制造厂也早已有此规划,如通用公司旗下的雪佛兰沃特混动汽车已列入量产时间表,还有一些车企与丰田签订了混动技术许可合同等。政府与企业的合力推动,促进了底特律汽车产业集群的再次繁荣。

  再如,在产业集群标准制定、市场秩序维护、贸易摩擦解决和品牌建设等方面,伊利诺伊州的许多商业组织发挥了独特作用,不仅赞助技术研究机构、收集产业信息为集群企业提供创新源头,而且还帮助其开拓市场、争取产业政策,在政府和企业之间起到了桥梁和纽带作用。

  一是制定完善具体的集群发展政策体系。美国是最早研究集群政策的国家,在推动产业集群发展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美国国会2010年通过《美国竞争力再授权法案》,要求实施区域创新集群计划。美国联邦政府2010年建立了3个区域创新集群计划,分别为“能源区域创新集群计划”“工作加速器合作集群计划”和“区域创新集群计划”,支持56个创新集群。

  在州政府层面,支持集群发展的政策更为具体。自1996年起,专门负责制定地区经济发展战略的加州经济战略小组,开始对全加州产业集群进行跟踪研究,并适时提出政策援助建议,包括调整经济政策、实行发展激励、完善公共服务体系等。

  此外,与产业集群发展密切相关的科技政策、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和区域政策也相当完善,进一步促进了集群的健康发展。

  二是利用财政金融手段支持集群创新创业。美国政府在支持产业集群发展过程中,采取了大量的财政金融支持手段。

  在财政手段方面,大力支持科研机构技术研发、战略产品市场开拓和集群组织机构发展。例如,区域创新集群每年预算约600万美元用于资助集群组织机构,为集群内的小企业提供创业导师和咨询服务,建立导师—学徒关系,组建团队,向潜在投资者、可能采用小企业新技术的公共或私营机构进行展示。

  在金融支持方面,美国政府积极引导金融资本流向集群内的初创企业,以激发投资主体的兴趣。比如,美国商务部2010年在“区域创新战略计划”中设立“种子基金”项目,旨在推动大学、基金公司、地区经济开发机构、企业和非营利机构等成立集群投资基金,对集群内生物医药、水技术、清洁能源、先进制造、自然资源等领域的高成长、初创型企业进行股权投资,有效营造了集群创新创业氛围。

  三是构建“1+N”协作机制。为整合资源,消除部门壁垒,多角度、多途径推进集群建设,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亲自挂帅集群工作组,共有8个部门参加。每个集群发展计划都采用一个部门主导、多个部门参与的“1+N”协作机制,即由一个主导部门根据实际发展需要,对符合要求的特定集群加大政策引导和金融支持力度,同时联合其他部门提供相关配套政策和服务。

  以“能源区域创新集群计划”为例,该计划由能源部主导,商务部经济发展局、小企业管理局、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劳工部、教育部和国家科学基金会等参与,各部门从不同角度协作以推动集群发展。其中能源部负责集群内企业的技术研发合作、资本及技术支持,小企业管理局侧重于提供商业网络、教育培训、贷款申请、专利申请等服务,同时帮助制定营销策略、技术转移策略等。

  四是搭建高效的集群信息共享平台。“摸清家底”是推动集群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一步。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同企业商会、行业协会、高校商学院等非政府机构的合作,并利用其掌握的大量集群和区域经贸环境相关信息,为集群管理和发展搭建信息共享平台。

  2014年美国商务部同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高校合作开展的“产业集群描绘计划”,在累计搜集与美国集群发展、区域社会经济特征、商业环境质量相关的多达5000万条数据后,对外发布了美国集群地图和集群数据库。同时也为政府和企业提供了一套对集群优势和潜在机会进行分类和比较的算法,帮助政府和企业在充分知情的情况下做出有效布局;搭建起企业间、企业同政府间的沟通平台,供企业获取各级政府部门正在推动的集群项目信息,并就经营中的有效实践、创新经验进行交流和讨论。

  美国政府培育产业集群发展的主要做法和经验,为我国产业集群发展提供了三点启示。

  一是把握集群形成和发展规律,是集群培育政策成功实施的重要基础。结合美国大量集群依托地方特色、围绕优势产业实现集聚发展的特点,我国各级政府在制定集群培育政策时,一方面要根植于区域的自然、经济特点,构思集群形成和发展的内在规律,从专业化分工和市场细分中寻找机遇,培植本地经济特色,避免单纯依靠“低价卖地”等措施来实现快速“筑巢引凤”“做大摊子”,造成集群发展偏离区域特性的情况出现。另一方面,针对与区域自然、社会经济特色相契合的产业,要充分考虑其产业生命周期,制定好集群培育政策的阶段性目标。

  此外,通过政府采购、破除传统户籍壁垒等举措,培育或引入具备示范性或较强衍生能力的企业及其相应领域人才,同时联合高校、非营利组织等,搭建相应的中介服务体系、劳动教育培训体系。

  二是抓好关键领域的政府引导工作,是提升集群竞争力和创新活力的重要保障。推动集群创新发展伴随着较高的风险,政府既要强调集群内企业的主体地位,又要在资本和研发支持等关键领域做好引导工作。

  在资本支持方面,以少量政府资本为引导,鼓励并联合银行及民间合法投资机构,设立面向集群内新兴产业、高科技新创企业的风险投资基金,为其提供信贷融资和股权融资支持,以此推动集群内部的创新竞争、活跃创新思路。

  在研发支持方面,通过政府引导,在集群区域引导布局更多高水平的大学分校或科研机构分中心,为集群发展提供技术和人才保障。同时,还要整合各方产学研资源和力量,引导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组成创新联盟,促进优势互补、风险共担,进而推动企业探索新组织、新模式,研发新技术、新产品。

  三是塑造集群“有机整体”,是优化集群效率和协同能力的关键。当前,我国大量产业集聚区发展迅速,但其内部企业缺乏聚合效用,仅表现为空间上集聚。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缺乏政府、科研机构、中介服务机构等多方参与构成的有效集群组织、管理机构。

  要推动产业集聚区高质量发展,政府可在现有工业园区管委会、产业协会的基础上,引导企业、金融机构、科研机构和教育培训机构加入,联合成立能够促进集群企业间联结、促进技术创新合作和信息沟通交流,以及增强集体行动效率的集群组织管理机构。该机构以市场化运作为目标,建设初期可依靠政府承担部分运营成本,之后逐步实现独立自主运营。通过多组织参与建立的集群组织管理机构,促进集群成员建立起在技术、产品、业务创新方面的协同网络,避免企业出现资源配置不当、过度竞争以及决策失误等问题,将集群塑造成合作共赢的有机体。

  5月19日,第十一届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电子信息产业发展论坛在江西南昌召开。南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杨文斌、江西省工信厅副厅长王亦斌出席并致辞。

  5月9日,2019 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出席大会并致辞。

  本次峰会主题是“创新驱动发展 智慧赋能未来”,将邀请政府行业主管部门、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发表主题演讲,深入探讨产业创新发展新模式、新动能、新路径,推动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

  12月11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上海市人民政府指导,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主办,北京赛迪会展有限公司、中国电子报社、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承办的“首届全球IC企业家大会暨第十六届中国国际...

  10月19日,2018世界VR产业大会在南昌盛大开幕。开幕式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宣读国家主席习贺信,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江西省委书记刘奇,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殷美根分别致辞。

  8月20日,在中国创新创业大赛组委会办公室指导下,由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国科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第二届中国虚拟现实创新创业大赛启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8月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中国电子报社在北京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家电网购分析报告》(以下简称《家电网购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我国B2C家电网购市场(含移动终端)规模达2641亿元...

  6月22日,2018制造业“双创”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本次论坛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中国制造企业双创发展联盟和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工业互联网分会主办,中国电子报社、北京云道智造科技有限公司和中国船舶工...

  5月21日,记者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2018世界VR产业大会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江西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南昌市人民政府、虚拟现实产业...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充分展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最新发展成就,促进产业核心技术突破,加快形成数字经济新动能,引领信息技术产业供给侧改革,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人民政府将于2018年4月9日-11日在深圳市共 ...

  3月29日,中国超高清视频(4K)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市召开。大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广州市人民政府、中...

  70年来,中国人从未停下“赶考”脚步。神州大地上,一幅幅壮丽的发展画卷在描绘,一部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在书写。...

  围绕制造业“双创”升级的内涵本质、发展趋势、实践启示等方面,邀请政府部门及事业单位领导、两院院士及专家学者、重点地区及企业领导等撰写相关文章,共同探讨制造业“双创”发展新路径。...

  3月3日电 凝聚共识谱写时代华章,共商国是同绘复兴宏图。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

  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主办方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成立于1987年,是世界移动通信界的三大国际组织之一,目前其成员已包括来自220个国家的近800家移动运营商以及230多家更为广泛的移动...

  2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中国电子报社在北京发布了《2018家电网购分析报告》(以下简称《家电网购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家电网购市场增长平稳,B2C家电网购市场(含移动端)规...

  第七届电子信息博览会上,瑞萨电子高级副总裁 真冈朋光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

  3月19日,慕尼黑上海电子展前夕,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创新发展论坛在上海举办,论坛邀请了30多为海内外行业人士,近35场精彩发言,围绕新能源和智能网联两大领域展...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新大陆集团总裁王晶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农村需要发挥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载体和引擎作用,促进农业生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binemudun/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