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没有英雄 观众且对号入座(附图)

  口碑甚佳的好莱坞灾难大片《后天》,6月9日在北京突然提前下画,取而代之的是原计划6月12日上映的《特洛伊》,这种安排把观众原本对《特洛伊》就相当浓厚的兴趣再度拔高。单就投资规模而言,《特洛伊》是近期连续两大国际A级电影节(戛纳、上海)期间亮相的最大的大片——毕竟全球每年投资金额达到两亿美元的电影掰着手指就能数得出来,这样的投资给中国观众带来的观赏想象空间绝对够大够刺激。更何况,它还是我们在即将到来的两个月里有机会看到的最后一部进口大片。

  因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缘故,中影公司把《特洛伊》的首映安排在了上海。6月8日下午,《特洛伊》在时代广场万欲影城初露峥嵘,座无虚席。虽然记者相信,很多人在走进放映厅前都带着戛纳后遗症——对《特洛伊》的疑惑甚至成见,但《紫蝴蝶》遭遇的窘境没有发生,至少苛刻的媒体同仁们在两个半小时的放映过程中,没有一个退场。《特洛伊》无论如何还是一部好莱坞大制作,起码可以满足观众在电影院观赏的基本需求,至于影片值得看或不值得看,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和喜好,没法强求一致。但好看或不好看的细节,倒是可以一一列下,权当观前提示。

  即便《特洛伊》在戛纳遭到如潮恶评,却丝毫无法改变它在某些观众(数量还相当众多)心目中的分量,因为他们只忠于一个人,他们只知道这个人塑造了两年的完美胴体将被放大几十倍呈现在眼前。还用猜吗?这个人只能是布拉德·皮特。电影放映完毕的一瞬,一个问题魔鬼般盘旋在脑海:那些被剪掉的内容到底是什么?!随之而来一个罪恶的念头:得赶紧回北京找张盗版看看。至于皮特,这个偶像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如果从保护青少年视觉健康的角度来讲,《特洛伊》的内地版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作为非此类影片爱好者,我被华纳电影公司的朋友煽动的唯一理由就是:皮特的背部和侧面能让你晕倒。然而此刻,我可以告诉皮特:您那两年的健身塑体,在我们看来毫无意义。除了他开始松弛的面部轮廓外,我们什么也没看见。影片开始不到半小时,皮特开始在帐篷里清洗他的身体,从脸开始,在他卸下盔甲的时候,我启动了手机的拍照功能,三十秒后,我彻底打消了再次拿起手机的念头。以至皮特与片中特洛伊的女祭司倒在床上的时候,我也没有再试图那样做过。事实证明,我只是犯了30秒的傻,其后明智无比。我承认,从保护青少年的角度来说,审查机构要求把这些镜头全部拿掉同样明智无比,然而剪掉“未成年人不宜”镜头,并不代表可以丝毫不讲究剪接技巧啊。现在看来,内地版本就像原本穿戴整齐的演员,在舞台口忽然被扒了个精光推上台。因为简单粗暴的剪接而导致的生硬,让观众有一种不被尊重的感觉,买票进场的他们除了像待宰羔羊一样睁着无助的眼睛乞怜,别无他法。这时,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中国市场不为好莱坞所重视;为什么进口分账大片十年,一线好莱坞明星从未到华进行影片宣传。如果一个人压根都不尊重自己,凭什么要求别人的尊重?

  《特洛伊》一上来就用了一个大场面“唬人”,两军对垒,国王决定分别派出一个最好的勇士单打,胜败在此一战。皮特扮演的大力神阿喀琉斯面对高他近两头的庞然大物,一个跃起,用短剑刺中要害,随着巨人的倒下,这个古龙式的对决闪电般结束。这也是《骇客帝国》以来,中国武侠片影响好莱坞的再次证明。想象中本该肉搏相见铿锵有声的古典式打斗,变成了中式飘逸取巧的一击制胜,这样的嫁接不只一处。当然,肉搏相见依然占据相当大的篇幅。在几万军队压近的海滩上,摄影机以一种高速俯冲的方式,在两军相交的一刻,把观众带到战斗阵仗中。呐喊的声音,弓箭在空气中穿行的声音,兵器进入肉体的干脆沉闷的声音,以及让人牙痛到无可忍受的矛尖划过盾牌的尖锐声音,直到镜头再度拉远,不计其数的身着“超短裙”的战士,趟着倒下的兄弟的身体狂奔,淹没在烟沙暴土中。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战争更具震撼力,因为死亡对那些战士是比眨眼更容易的事。于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勇士,阿喀琉斯,就成了唯一能够鼓舞希腊士兵士气的英雄,因为他没有弱点,除了脚踝。但在影片结尾,奥兰多·布鲁姆扮演的特洛伊小王子帕里斯射死阿喀琉斯的细节处理不够精彩,英雄轰然倒地的理想形象打了折扣——阿喀琉斯软塌塌地倒在设计痕迹过重的一块绿地上。

  我并不喜欢这种大片,但也不至于反感,因为工作的关系深知好的大片除了技术精湛规模庞大外,制胜法宝实在是角色的真实感人。《特洛伊》也不例外。

  片中三个主要男性形象都相当真实,他们有和我们一样的情感冲突、信仰危机,唯一的区别只是大时代背景不同。比如皮特扮演的大力神阿喀琉斯,他桀骜不逊,厌恶国王之间的政治游戏,太阳神也得不到他的丝毫敬畏,他只为自己的名字能世代相传而战,不惜牺牲生命,直到他遇到一个神职女孩,有了情感寄托,爱情的力量比名垂青史更大。同样,因为爱情挑起战争的特洛伊小王子帕里斯和我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正像他的哥哥所说,他不懂死亡,更不懂爱情,面对敌人,他的表现是懦弱的,生存的欲望战胜了为爱而死的初衷。特洛伊王子赫克托尔是唯一一个相对理想化的角色,对妻子、孩子、父亲、兄弟的亲情让他屡次试图阻止战争,但作为国家最好的勇士和领袖,为了家族和国家的荣誉,他每次都选择了战斗。这并不影响他的可爱,因为他身上有一个相当重要的特质:不信神。这也是这三个人物的共同点。阿喀琉斯对他的爱人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神羡慕人。这恰恰解释了他在攻下特洛伊海滩后,一剑砍下太阳神神像头颅的精神根源。对父王及其臣下把一只鸟的偶然动作解释为神兆,赫克托尔嗤之以鼻并公然冒犯。就连懦弱的帕里斯也反对父亲把木马运回特洛伊城祭祀众神,一再要求就地焚毁。

  个人认为,人物是这部影片最精彩的部分。同时还有一些细节也很有寓意,比如对战争与政治之间关系的讽刺。但无可否认的是这部电影存在很多问题。首先是影片节奏过于拖沓,就好像是一句话能说清的事,非要说五句话。其次,某些煽情手法太低级,比如说反复使用观战者的正面特写,而这些演员的表演也过于直白,瞪大眼睛眉头紧皱做抽泣状什么的。

  同时,故事主线不清晰,每个人物点到即止,即便阿喀琉斯这个最主要的角色也不够深入,阿喀琉斯的母亲一闪而过显得莫名其妙。此外,原本作为宣传亮点的特洛伊木马部分不够扎实,因为这是一段最广为人知的故事,即便没有看过《荷马史诗》,也都知道木马的典故。另一备受关注的角色——海伦,以她的扮演者戴安娜·克鲁的外貌和身材,本可以做到让她如《魔戒》中的丽芙·泰勒般惊艳,如今却被淹没在不当的化妆、灯光和镜头运用里了。同样失败的是阿喀琉斯的爱人、赫克托尔的表妹,这个从外型到表演都相当吸引人的女孩,由于造型的粗糙,在影片后半部分不可思议地变成了一个邋遢的女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teluoyi/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