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姑娘租房被劫杀 记者探杭州下沙伊萨卡群租乱象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期间,杭州下沙某出租房内发生一起残忍命案,18岁女孩小娟被群租室友抢钱后掐死灭口。

  小娟所租住的小区位于下沙经济开发区的东南端,有个很美的名字伊萨卡。然而,自从小区交付以来,便与“群租”搭上了边。如今,这个小区已经有一半的房子被租了出去,其中的大多数都是群租租户。

  更让业主头疼的是,由“群租”衍生而来的各种安全、环境问题,小区物业一直无力解决。于是,在这个建成才6年的新小区内,垃圾乱堆、电瓶车随意停放、草坪被践踏等本不该出现的问题频频困扰住户。

  阳光、绿树、滚滚钱江,陶砖、白墙、重重院落,从高处远眺伊萨卡,不失为一个令人向往的住宅区。然而,到小区大门,一道道刺眼的红色横幅打破了原有景观的和谐。“规范租房”、“严禁高空坠物”、“坚决抵制群租”、“不文明者坚决赶出小区”简单直白的抗议,直接将矛头对准了这里的租户。

  一位小区业主吴阿姨告诉记者,伊萨卡几乎都是高层住宅,不少住在高层的住户,经常随意乱丢垃圾,影响环境不说,小区的保洁员还被一整袋从30多层掉下的垃圾砸中过。

  吴阿姨告诉记者,伊萨卡是08年建造起来的,也算是新建小区,当初买这里的房子就是看中这里风格别致,又靠近江边,如今住进来有点懊恼,小区里整个“乱七八糟”。

  记者在伊萨卡浩泽园5幢门口看到,横七竖八的电瓶车随意停放在房子外面,有的直接轧在了草坪上。走进单元大堂,两旁也都停满了电瓶车、自行车。事实上,每幢房子的负一层就是非机动车车库,但租户们贪图方便停在外面,大堂挤满了电动车,而该停非机动车的地方却只有孤零零的一辆自行车。

  走进电梯,记者看到四面墙上贴着不少小广告,尽管外面画框用挡住,依旧可以看出原先的“斑驳”。电梯行驶得不算快,但晃动得很厉害,还不断发出响亮的摩擦声。抬头一看,除了还算明亮的灯以外,没有紧急求救电话也没有监控,不免令人有些担忧。

  来到这个单元的最高层18楼。一共有两户人家,1801室紧闭着大门,另一户1802则大方敞开“迎客”,走进去右拐,是一道十米多的长廊,长廊的左右侧各坐落着3、4间房,而尽头处则是一个独立卫生间,一股久未冲厕的味道扑鼻而来。

  在第二间房的外墙上,挂着10个电表,电表上方的白墙上标注着阿拉伯数字,方便人辨别自家的电表,最后一个是公用的电表。电表下面,则是盘根错节的各式电线,电表的左侧,则是一个悬空的路由器,七八根网线从它嘴里穿出又从墙的顶端爬向不同的房间。

  在走廊的白墙上,布满了歪七扭八的黑体字,有类似公共厕所里常出现的抒发情绪的无聊语句,但更多的是警示性的标语,像是偷电罚200,注意防盗之类的。

  其中一间住户告诉记者,这里的9间房最小的10平米,大一点的20多平米也有。他自己住的是一间“小号”,10平米左右,每月的房租400元,不包含水电费。

  记者了解到,浩泽园5幢都是一梯两户,户型未3室2厅,面积在160平米左右。1802室的房东将房子切割成9个单间,但这还没有达到该户型的极限记者在15楼看到,该房东将同样户型的房子切割成了11个单间,租金依据房间大小不同在200至800元不等。

  和别的短租客不同,小舒在这里已经居住了三年。他的房子相对来说比较宽敞,有16平米左右。进门后,最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双人床,看起来造价不菲,这也是小舒为提高生活品质特地买来的。床的右侧,也就是靠门位置,有一个衣橱和一个矮柜。床的左侧是床头柜,再旁边则是书桌,上面放置着一台台式电脑。一圈看下来,整个房间最显眼的还要数两把帅气的吉他,和贴满墙壁的毛笔字。

  虽然房间不算大,但一个月600的租金让小舒很是满意。因为他的房间,有窗户,采光充足。除此之外,他们房东考虑到部分租户的需求,舍弃了一间房,作为公用厨房。可以说,除了公用厕所以外,这样的配备已经基本满足了他对“单身公寓”的幻想。

  如果换作市区,六七百的价格只能挤在一个潮湿的地下室,而这里还能欣赏到远处的江景,生活品质有保障。抱着这样的心态,小舒打算继续在这里租下去。

  和小舒一样,小丁也很满意现在的居住环境。她告诉记者,自己是今年5月才刚刚搬来的,她和小姐妹在附近打工,两人便合租了一套25平米左右的主卧房,含独立卫生间,每月租金780元,两人各自承担不到400元。

  记者了解到,由于邻近大学城,加上周围有不少企业,高校学生和打工者成了伊萨卡租房的主力军。利益驱动下,一批“二房东”的诞生,也加剧了群租的现象。对于他们来说,将原本的大房子打成隔断间的目的就是能够让经济不宽裕的年轻人能够有租住的地方。

  据初步统计,整个小区3000多个住户,有1000多套近一半都是出租房,而其中的绝大多数又都是群租。

  这几天午休后,张师傅都会骑着三轮车在小区里转悠,到处张贴租房小广告。因为这个月中旬,2幢的一位房客将不再续租,他得赶紧找到下一个住户,不然将面临“亏本”。

  前些年,看到来伊萨卡租房的人越来越多,张师傅也东拼西凑80万,租下20多套房子,然后经过简单装修,将一套套大房子分割成数个单间。为了专注于租房事业,他还辞去了原先的工作,在这个小区住下。

  张师傅说,原先买这里房子的都是一些外地的投资客,后来看房子没涨价,就索性都租出去,也很少回来。我们从他们那里租过来,再转租出去也没人管。一套房一个月能赚800元左右,20多套房子一个月也能有近2万的收入。

  不过,张师傅透露,因为一套房子每个月的利润有限,因此如果出现“断档”,很可能会面临亏本,一旦发现有房客不再续租,就得赶紧找下家。考虑到打工者流动率比较大,为了吸引他们来租房,一般只要求“押一付一”(一般租房的惯例是“押三付一”)。

  随着群租房的兴起,像张师傅这样的二房东也越来越多,有的人手里攥着六、七十套房,月收入能达四、五万元。

  “开门上床,伸手碰墙,排队如厕,穷人住上高档房”,这是群租房租户们对自己的居住环境的生动描绘,而这样的居住环境,也暗藏许多安全隐患。

  今年5月,伊萨卡小区一群租房突然起火,起火点在28层。当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想用消防栓灭火的时候,发现楼道的墙式消防栓竟然没水,最后铺设了近60米长的水带后,跑上28楼的起火点进行扑救。

  但这场大火并没有敲醒安全意识。前不久,开发区消防大队对伊萨卡小区进行了突击检查,就发现包括室内消防栓没水、自动喷水灭火装置失效、火灾报警装置多处故障、自动消防设施不能联动等各种问题。

  除了安全问题以外,令住户们最困扰还有环境卫生问题垃圾随意乱丢、电瓶车乱停乱放、白墙上乱写乱划在浙江在线的住杭论坛里,关于伊萨卡群租的吐槽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

  住户郑先生告诉记者,原本以为是个高档住宅,结果现在连基本的卫生和安宁都保证不了。为了不让租户们将电瓶车停进单元大堂,他还和其他业主们联合起来站岗,劝阻租户。除此之外,前不久,郑先生还联合其他业主出钱重新整修了大堂,将原本涂花的墙壁重新粉刷。

  “之所以有现在这样的局面,物业有很大的责任。”郑先生认为,电梯坏了不修,东西丢了说监控没法查,道路上坑坑洼洼也不补,堆成山的建筑垃圾更是不处理,复瑞物业各种管理不当,使得群租的麻烦一直困扰着其他居民。

  对于小区的治安问题,闻涛派出所也是“压力山大”:一方面小区里有一半的出租房,人员众多,但无奈警力有限,除了加强巡逻和防范宣传外,还是要靠小区自身提高管理,特别是规范化运作,但伊萨卡显然还相差甚远。

  “我们看过,小区300多个摄像头大多数都不能用,而且各个大门只有人站岗,也没有门禁系统。”副所长张春林告诉记者,如果小区有智能门禁系统,并将暂住证办理与申领门禁卡挂钩,做到一人一证一卡一信息,将方便民警开展治安管理。

  被业主们“狂批”的复瑞物业则认为,群租是问题的根源,但作为物业公司,没有执法权去阻止群租。另一方面,群租产生的原因也是由于一部分业主受利益所趋。对于群租所带来的衍生问题,物业公司也一直在处理,但部分居民未缴纳物业费影响了工作开展。

  记者了解到,筹谋已久的伊萨卡小区业主委员会日前正式成立,接下去将针对小区物业更换开展一系列工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yisaka/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