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线法学院究竟爱怎样的“老流氓”?

  LLM(Master of Laws),即人们俗称的“老流氓”,是以职业导向为法学背景的国际学生所设置的研究生专业。在以经验主义为准绳的英美案例法体系中,LLM项目因时间短,入学标准考试便捷(无需LSAT,只需提供语言成绩)而广受中国学生的青睐。相较英国学究气质过重,学费高昂,时长达12个月的LLM项目,美国以9个月缔造世界级高收入的“老流氓”而名扬江湖。美国的法学院,类似好莱坞,清晰地根据各校在学术、设备、师资等方面的排名,给出了TOP7和TOP8—14的一线、二线的划分。那么美国一线法学院,究竟爱怎样的“老流氓”?

  从历年US.NEWS排名来看,耶鲁法学院始终是那个霸居榜首,傲视群雄的存在。无论在美国本土还是在海外,YLS都以严谨且非功利的学术培养而备受称誉。“律师不仅是为私人和公司提供法律专业知识的人,他们也是政策制定者,是政治家,也是社会的改革者。”Yale极为推崇精英化的教育模式,所有LLM课程均以小班教学。耶鲁法学院的招生标准亦是出了名的严苛,每届规模一般为20人左右,在中国大陆学生控制在3人以下的录取。

  一如时尚界的Chanel,虽然地处美国小镇纽黑文,在实习就业方面不如纽约、波士顿等城市便捷,但酒香不怕巷子深。全美法学院最丰富的藏书,在全球司法界能执其牛耳的教授,以及足以改变世界的宪法、人权法与国际法项目,都是YLS的标签。Yale Law School显然已是众多求学者眼里“最好的未来”。很多中国本科学生对Yale都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感,但令人欣喜的是,近年除北学院的硕士或博士被录取外,也不断零星出现一些本科毕业的学霸被YLS录取。因此,倘若你是已在学术上有一定成就的TOP硕士,或年轻学者、PhD,不妨大胆向YLS的招生官秀一秀实力,没准,你就是Yale世间鲜有的真爱。

  曾在2011年一度与耶鲁法学院并居首位的哈佛法学院,常被视为法学界的“千年老二”。但能稳稳守住亚军的实力,哈佛的LLM的质量自然也是不可小觑。HLS以注重学生的职业技能训练而驰名。 哈佛大学法学专业的学生也可以参加诸多课外活动、学生组织等,享有一些研究生专有的学习和实践机会。与Yale法学院小而精的学术风格截然不同,其每年的招生数量相当庞大,每届全球接收的“老流氓”约有150人左右,中国大陆10-18人,无工作经验者3-5人。

  近年,美国媒体对于HLS过于功利、世俗化的学生气质,及对于商业社会的妥协颇有看法。HLS自己的校友们也对学院希望借助毕业生数量优势压倒耶鲁而产生些许不安。然而,常被外界冷嘲“节操不够”,但HLS确实享有着哈佛强大的综合实力,校友人脉网,以及可与Yale相抗衡的师资力?量。从2011年之后的招生来看,哈佛的“老流氓”项目,一般每年会从北大、清华[微博]、人大[微博]、上海交大[微博]四校中招收2名本科生,托福[微博]成绩要求较高,108分为底线,优秀的实习经历是硬件标配。申请自述方面,比较喜欢类似“法治中国”等接地气的东西。当然,若能有哈佛JD项目的学生或HLS教授的推荐信,你的申请定能大大加分。

  相较耶鲁与哈佛,斯坦福法学院相对年轻,但其现代化的教学风格以及多元化跨领域研究的蓬勃发展,日渐成为了自身独有的特色。斯坦福法学院经常与其他学院共同开课。例如:法律与医疗政策及生物科技,由法学院与医学院合开;公司法与创业投资,由法学院和商学院[微博]合开;诉讼外纷争解决途径与谈判,则由法学院、商学院与心理系合开。来自不同领域的学生,在上课与报告时必须同组,互相交流不同的观点与专业背景,极具挑战?性。

  斯坦福法学院位于旧金山郊区,虽然不在拥挤的大都会当中,却又未远离都市的便利。斯坦福法学院在建院思路上与耶鲁法学院相类似,招生少,倡导小而精。目前,斯坦福的LLM项目每年全球招收约在45-60人,中国大陆的招生数则维持在5-6人,申请难度绝不亚于耶鲁。按往年的录取情况来看,斯坦福相对偏爱有实务经验的律师,若你有着国内顶尖本科毕业和两年以上“高大上”的法务工作经验,不妨试试申请有着高冷气质的SLS。必须注意的是,斯坦福的LLM学生不能申请斯坦福的JSD,因此,倘若有志于走学术道路的申请者,可考虑斯坦福专为学术导向型学生设置的SPILS项目。

  地处纽约中心,拥有绝佳地理位置的哥学院,每年都会吸引大量顶级海外的“老流氓”们(尤其是计划留在纽约实习或工作的“老流氓”)。CLS当然也非常了解学生的需求,在LLM的培养思路上类似哈佛,更注重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哥学每年的招生人数很给力,一般整个LLM项目会有220人左右,每年录取的中国学生在20-30人左右。从学科角度来看,最强势的专业为公司金融法,全美所向披靡,和哈佛不分伯仲,国际法也非常不错。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从2011年至今的录取来看,CLS从未录取过毫无工作经验的本科生。有一些校友认为,哥大的法学院更倾向于招收在国内一线律所,已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律师。也正是如此,哥大LLM的学生主体非常精英化,无论是大陆还是香港,其校友的社会影响力绝对不可小觑。从招生标准来看,哥学院的托福成绩虽然并不苛刻,一般在105分以上即可,但其对托福口语、写作的小分要求,却是所有学校中最高的。再者,哥学院是少数使用无约束申请(Non-Binding Early Action,先申、先审、先录)的院校之一。因此,申请者需要尽早准备好相关的申请材料。

  芝加哥大学的法学院以法律与经济(Law and Economics)而闻名,芝大的“老流氓”项目规模不大,风格偏向学术,每年全球招生数约为70人左右,中国学生10人左右,北大、华政毕业生较多,也有清华、人大、中政、复旦[微博]等毕业生。综合近几年的情况来看,Uchi Law总体喜好律师或者硕士博士生。

  芝加哥大学的地理位置常常是申请者们热议的话题:地处黑人区,三面被围,周边治安环境不容乐观。但令人欣喜的是,近年来校方加强了校区内的治安力度,在校区内主要路口从傍晚开始就有保安站岗。只要尽可能避免到南边及西边的贫民区,治安不再是大问题。

  芝学院的特色,除了学术能力一流的教授团之外,其对教学的重视以及教授与学生之间的密切关系亦是值得称道的。Uchi Law曾被《普林斯顿观察》评为“最具课堂体验价值”的法学院;与此同时,在芝大的法学院,只要凑齐四个学生,就可约喜爱的教授吃饭,费用全由法学院报销。从录取标准方面来看,芝大的法学院非常偏爱高托福申请者,在T6(美国超级法学院)里几乎是“最高托福录取线分以上,因此,在国内双修英语和法学的同学会非常有竞争优势。

  NYU的法学院被称为“美国超级法学院”T6 的末班车,相较其它5所法学院,其劣势主要为NYU Law仅有一个小小的四合院,由于地处曼哈顿中心,学生花销较大。NYU法学院的税法和国际法都是全美第一。此外,涉及金融法、商法领域的学科NYU Law也非常强势。NYU法学院的师资力量是其守住T6宝座的重要原因,教职员中有不少中国学生慕名已久的明星教授Cohen(孔杰荣),他不仅是的导师,也与诸多大陆一线律所创始人和招牌律师有着亲密的关系。

  尽管NYU每年招425人,但其中税法项目已有100-200人(基本只招美国本土已持有JD学位的学生)。因此,每届线人左右。近年来NYU Law更是从严控制中国学生比例,每年平均招收的中国学生规模在35-40人之间,2013-2014年度招收的中国学生为36人,其中小本10人,研究生8人,其余18人多为有2年以上工作经验者(包括律师和法务)。被录取的本科生,托福都为110+,GPA排名亦在国内学校的TOP5。进入NYU就读的中国学生,尤其是已有2-6年公益工作背景的律师大都会申请Hauser Global Scholarship来解决生活、学习方面的花销。

  宾学院的毕业生以综合实力强和社会经验丰富而广受社会好评,UPenn LLM项目的中国毕业生后,若选择回国发展,亦非常有机会进入顶尖律所工作。与此同时,Upenn作为常春藤盟校中的一员,法学院算是其招牌之一。宾大的法学院在整体风格方面多少还是受到了UPenn最强势学院Wharton School(沃顿商学院)的影响:最牛专业公司法,偏爱招收有工作经验的申请者,法学院学生可旁听沃顿商学院的课程。虽然Penn Law享有不少宾大的学术与社会资源,但其相对TOP3法学院来说,较为中庸的师资和地理位置,仍对其的排名产生了一些影?响。 Penn Law在2014和2015两年的排名游离于TOP7边缘,因而,常被国内想冲击一线法学院的本科生,亲切地称为“神州7号”。的确,如果你有着国内TOP5的法学院的本科学位,还是大可冲击宾大的Law School,每年在国内招收15名左右,只要是真爱,还是很有机会的。在录取程序方面,与哥大类似,Penn Law亦是Non-binding的EA程序(先申、先审、先得),有意向的申请者学生,还是需要尽早准备申请。

  UVA的LLM项目招生本就不多,中国地区一般每年在7-8人左右,但基本还只招有工作经验者,坊间盛传UVA偏好女生,看历届的校友名单,也确实能发现东亚女生绝对是主力军。因此,对于本科毕业的男生,UVA这个杀手,有点冷。

  UCB的理工科之强势世人皆知,其法学院的知识产权法也是顶级,与斯坦福不相上下。自从2009年开发了名为Pro Track LLM的暑期课程后,大大降低了招生标准,两个暑假昂贵的LLM项目,换一个“老流氓”资格证,颇有缔造山寨之嫌。法学界亦对UCB的“圈钱”行为极为不满,近年来,Berkeley的LLM项目的往届毕业生也开始对暑期学校稀释其学位和校友含金量的现象感到无比遗憾。

  以偏爱夫妻档申请者出名的杜克大学,隐藏在茫茫北卡大森林里,风景绮丽,校友关系极为紧密。就法学院来说,杜克法学院在北卡当地所向披靡,但Duke离北美三大主要法律市场(纽约、加州、芝加哥)相距甚远,找工作是个难题。

  近年来,密歇根地方经济欠佳,在业内极具盛名的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因法学院师资的流失,地位持续下滑,所幸其仍然保持了相对较高水准的学术能力。与T7一样,安娜堡非常偏爱中国的名校硕士生和博士生,但其自身的经济状况,使其没有更多的能力借由奖学金来吸引中国学生。 5. 西北大学[微博]: “一面”之间,后会无期

  西北大学法学院,虽然中文翻译不够“高大上”,还常被误以为是某国内本土院校,但实际,西北的法学院却一直走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正因此,西北的LLM项目要求面试,且要求申请者自己在官网上预约面试时间,再提交申请材料。因此,有拖延症,或是有“面瘫”综合症的学霸,常常与西北仅有“一面”之缘。

  地处纽约小镇伊萨卡,背靠加拿大,校内瀑布千里,绿树成林,自产苹果与冰激凌,食堂堪比米其林……康奈尔大学常被视作美国上东区家庭的最佳度假型常春藤学府。然而,拥有欧洲宫廷般奢华气质的康奈尔法学院,学费亦是惊人的昂贵,康村的LLM项目每年招收的中国学生约在40人左右,几乎没有任何奖学金,学费亦是国际关系、人权事务等相关专业的二倍。因此,倘若没有毕业后把学费都挣回来的勇气与决心的同学,还是需要三思而后行。

  位于DC首都,乔治城大学在地理区位方面很有优势,其王牌专业国际关系对法学院的关系亦非常深远。乔治城的国际法、国际经济法驰名全球,首都的国际组织以及各类政府部门亦给有志国际法的“老流氓”们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然而,不甘于现状的乔治城却因追求国际化又苦于经济压力,与伯克利一样,开发了二年LLM的项目,要求非英语母语的国际生,在第一年进入学校的语言班学习。DC高昂的生活费,若以如此的姿态出现,究竟是否还能吸引优质申请人,还真的有待时间去检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yisaka/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