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10月2日,下沙伊萨卡国际城群租房里传出不幸,刚满18岁的小娟遇害,嫌犯就是同套房隔间的男租客(详见昨天快报《警戒线》版)。

  在伊萨卡国际城这样的下沙群租重灾区,群租的纠葛不断。从今年5月一套28楼的群租房起火,到9月小区挂出60多条横幅谴责群租房高空抛物,再到这次发生命案。

  出了这么大的事,小区的群租客们多少有些耳闻。出事的这一单元,更是风声鹤唳。

  案发的7楼群租房,门紧锁,里面租客都已搬走。我到9楼见一房间门半掩着,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套群租房(采访过很多群租房,因为群租客们工作、上下班时间不同,回来时间也不同,为了出入方便,一道大门一般就敞开着)。进门口照例是一排标号的电表,每个电表又连一个插座,墙上贴着房东通知:“国家已从7月1日开始将居民用电每度上调3角,故房东我不得已把电费上调到1元/度。”

  这套房子有8个隔间,普通木板门,明锁,各家结构都不一样,另外有一间是卫生间,里面有一台半旧的洗衣机。加上宽带和房间的简单床铺,所有这些,就是群租房的标配。

  白天房间里基本没人,其中一间有说话声,敲门,马上安静。再敲,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谁啊?

  我表明身份说明来意,里面嘀咕了一阵,刮到一句:“别开了坏人!”“不认识,再敲打电话喊保安了。”一个女孩喊。

  旁边隔间开了门,探出一个略显稚气的男孩脸,说明来意,男孩说:“(她们)吓怕了吧,楼下出事了。”“你怕不怕?”“有什么好怕的,不能不住吧。”男孩说。

  11楼一套群租房的大门也敞开着,来自河南商丘的小张连上了两天夜班,有点累,盖件外套躺床上睡着了,自己房门也忘了关。我进去敲门,吓了她一大跳。

  我刚说出“7楼”,她马上叫起来:“别说了,别说了,吓死人了!”其实事情她也是听老公说的,事实还有差错,“不是说一个男的被捅死了吗?抢劫!”

  这套房有6个隔间,有一间住的是她老公的朋友,其他4个房间的租客只是打过照面,谈不上认识,只知道在下沙厂里上班。“今天他搬走了,明天他搬进来了近邻也不认识。”

  小李把网络游戏《英雄联盟》玩得很熟,这是他休息时唯一的爱好。他光着膀子,一边“啪啪”地点着鼠标,一边答我的问题。“都不认识,有什么好说的。噢,我们之间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谁的衣服?洗好了!”8个房间共用一台洗衣机,每天洗衣服是要排队的。

  “你说都不认识,让你出去吃饭你敢去吗?出门在外,都有防备心理靠,挂了!”好像是网络游戏人物死了,小李狠狠地拍了下键盘,然后在满是杂物的床上乱翻,最后摸出一个压扁的香烟盒。

  小李的房间7平米左右,两张床,每月租金400元,他和工友均摊。他工资三千四五,除了每月给广西老家的妹妹寄点,剩下的都自己花了。小李说,他年轻,不在乎住得好坏,群租便宜;至于安全问题,自己平时注意点就行了。

  伊萨卡国际城小区里,“最亮丽的风景线”当数密密麻麻的群租小广告,墙上、树上、公告栏里,到处都是。一个2平米左右的公告栏里,群租小广告你压我、我撕你,贴了三四层。为了吸引租客,小广告还用起了彩色纸,有的打出“惊爆价280元、免10兆宽带”等广告词。小区一辆面包车的左右窗和后窗,都贴上了群租小广告,“惊爆价280-800元,海天城、梦琴湾、多蓝水岸、伊萨卡、世茂,单间主卧”难道这辆面包车是二房东的?

  伊萨卡小区物业付主管说,小区共有3200户,其中租户有1800多户,占到小区总户数的近三分之二,租户中又分为以家庭为单位的整租和分开隔间的群租,而群租比例更大,有一千四五百户,接近小区总户数的一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yisaka/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