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在艰苦求学纽约伊萨卡的日子里

  说实线日当从未出过国门的我登上从北京飞往纽约的飞机时,并没想过会遭遇如此之多的困境。

  大学前两年,我安安心心的在家门口一所985大学过日子,说是985大学,其实在帝都诸位985大学中接近垫底。当然这个高考结局是我所并不满意的,所以在前两年放飞自我之余死盯着学校的2+2联合培养项目,毕竟项目一旦申请成功可以同时获得两个学校的学位,而美国的对口学校有号称最美藤校的康奈尔大学,光这个名号就值得人去拼一把。

  经历了度日如年的申请季,惊心动魄地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然后今年的八月,坐上飞机第一次飞出国土,在13小时飞机加七个小时的大巴之后辗转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继续我之后两年的大学生活。

  而今第一个学期已经转眼过了三个月,这三个月讲实话就是在不断地挣扎和煎熬中度过。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的一点是,无论是国内的大学还是美国的大学,都有用功学习的学生,也都不乏浑浑噩噩的学生。只是说不学无术学生的比例在越好的学校里越少而已,但也绝不是没有。

  我的专业是food science,这个专业用到大量生物和化学的知识,因而在国内时我的学习方法以背诵记忆为主。而来了这里之后,发现自己的思维创造性,将课本知识结合实际的能力比美国的同学相差了好几个档次。在这边学food science的同学,都会在日常生活中关注商场超市的食品贮藏,食品标签等等,因而当老师在课上讲到时,他们能迅速反应过来。而我则明显没有这个意识,因而对老师的讲课内容只能采取背诵的方式,考完就忘也成了极为正常的一件事。

  总而言之,就两边的大学生生活状态而言,都有努力学业的,也有另有规划的,甚至也有混日子的(由于两边都是食品顶尖的名校,混日子的基数很小)。而就思维层面而言,美国学生的实用性和创造性在我之上。

  留学是一件不仅成本巨大而且未必能获得身心愉悦的事。的确有很多人将它当做高考没考好的退路,而于我而言,这是挑战自己和开拓眼界的一种方式。我有机会接触更优秀的人并同他们一起努力,把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同时这里的课程与实际结合更紧密,因而在这里还能学到一些更加先进的理念,更加实用的方法。

  关于我所遇到的挣扎和艰难,很多其实是看起来非常细微的小事: 作业不会做找不到人讨论,课上听不懂遗漏考试要点等。但这些都是在国内象牙塔内不存在的问题,来了这里之后变得非常棘手。每每遇上挫折,我的抗压能力也比从前有了很大的提升。无论是用放空自己还是用吃一顿好吃的的方式,最终我都能顽强的把自己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挑战。

  Thanks giving假期来临,回来就是期末考试复习周了。革命尚未成功,吾辈仍需努力。努力考完final,尽全力做最好。

  今天刷微博的时候,被“素素跳诛仙台”“杨幂终于跳了”话题刷爆了,我是一脸懵逼。素素是谁?杨幂往哪跳?咳,讲了半天原来是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情节,杨幂就是素素,我又纳闷她跳诛仙台是几个意思?自杀?人家自杀为啥还引起网友的急切?我可能是看了一个假电视剧。没看这边小...

  别把生活看做是一朵花,因为我怕你忘记她是如何捅破坚硬的泥土才能展露枝芽。 听着母亲窸窸窣窣的洗澡声,失眠了。几乎没有任何原因的打破了生物钟,可能是因为大脑察觉我今日的思绪过多,想让我想个透彻。 腊月廿九,一场表哥安排的相亲,伴随着表哥有可能心底埋怨母亲会失望的结果,两个陌生...

  若兰手作 奢华和教养的分界点在哪里? 一个向外——求胜。 一个向内——求安。 无时无刻不在和他人相比, 自然就倾慕奢华。 无时无刻不在要求自己进步, 自然就有了教养。 若蘭初长——不竞繁华

  我的母亲姓安,一个波澜不惊的姓氏 她的村庄以她的姓氏命名——安庄 或许先有了这个小村子,才有了安姓家族 时光久远,故事成了旧事,与我无关 只是,我以母亲的姓氏爱你,与我有关 家有女子则为安,而我,却一无所有 安姓人呼啸着走,祖辈已归于尘土 活着的人带着沉重的窒息,继续活着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yisaka/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