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又一高管退休 管理者如何踏上退而不休新征程

  高管主动提退休其实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战略升级的缩影。企业家群体对于退休的观点和做法非常多元。

  4月30日,百度发布内部邮件,宣布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近期加入“百度高管退休计划”,并将于5月卸任这一职务。

  刘辉是第二位公开加入百度“高管退休计划”的成员,百度方面称,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8090后进入管理层。在此之前,百度总裁张亚勤宣布将于今年10月退休,接着原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宣布退休。

  中国的互联网界不断传出高管退休的消息。最受关注的当属马云将在今年9月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正式退休。

  在经历了20年的野蛮生长后,以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告别了依靠市场红利疯狂扩张的阶段,依靠组织机制创新、人才管理制度升级实现增长成为发展的必然。可以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开始走上管理岗位,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推出高管退休计划,给年轻人腾出发展空间,也给公司注入新的理念。

  不过如今“退休”的含义也出现了变化。退休非但不是结束,反而意味着新的开始。对企业来说,如果能够打破传统的退休观念,强调经验的价值,制定灵活的工作安排和离职方案来保证高龄员工的投入度,还能收获新的益处。

  对个人来说,即使退休,他们也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开启职业生涯的“下半场”。

  在美国,每天都有超过1万人迈过65岁门槛——曾有几十年,这是标准退休年龄。一般认为,从50岁开始,最晚不超过70岁,人们就该结束职场生涯,开始享受生活了。但近20年来,这一规则发生了重大变化。

  根据人口学家吉姆·奥本(Jim Oeppen)和詹姆斯·沃佩尔(James Vaupel)的研究,现在60岁的人中有一半将活到至少90岁。(参见琳达·格拉顿(Lynda Gratton)和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合著的《百年人生》(The 100-Year Life)一书。)而同时,企业和政府承诺养老送终的时代已经结束。由于这一变化,以及其他原因,管理者开始重新思考“退休”的含义。

  研究者投入大量时间分析组织如何应对这一新趋势并从中获益。老龄化问题专家肯·迪赫瓦尔德(Ken Dychtwald)在2004年《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中主张,企业应打破传统退休观念,在企业文化中强调经验的价值,并制定灵活的工作安排和离职方案,以保证高龄员工的投入度。

  在与管理者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开始对当下人们的退休方式感兴趣。为了解各类人的不同选择,我们与约克大学的耶莱娜·基奇克(Jelena Zikic)合作,对100名新近退休或积极计划退休的企业管理者(包括高管)进行深入访谈。为更全面了解当下职场人士的退休状况,我们还采访了相关行业(包括金融服务、资源和高科技制造)24家企业的人力资源专家。我们选择研究管理者,是因为他们的离开会给组织带来重要影响,还因为他们经济状况相对较好,能更自由地选择退休的时间和方式。

  与传统理论和成见不同,我们发现个人对于退休的观点和做法非常多元。我们将在下文中介绍这些发现,以及从中总结出的4项指导原则,希望帮助各年龄段人士规划好职业生涯“下半场”。

  我们从管理者的讲述中发现,很少有人一到年龄或满足退休条件,就彻底从全职工作转变为退休状态。告别职业生涯的方式有很多,而且没有固定时间表。

  虽然有些管理者“遵从传统程序”,但其他人退休的原因包括:发现“合适的时间窗口”;由于健康等原因“顿悟”,将生活重心从工作上转移开;“兑现”,拿钱走人;由于组织的变化感到“幻灭”;受到“排挤”,被迫离开所在职位或公司。总之,很多因素影响受访者的退休方式。

  路易斯(56岁)是一家跨国电信企业主要事业部的总经理,在公司工作了32年。由于不认同公司新任命的CEO,他决定提前退休。虽然为一项改组工作多留了两年,但他一找到机会就马上离开了。阿兰(49岁)是一家制造企业的区域销售经理,业绩卓著,评价很高,他的经历有些类似。经过资产重组,公司大股东变更,他有3个选择:平级调动到另一个工作地点;降职;提前退休,领取补偿。虽然一开始觉得退休还太早,阿兰最终认为提前退休最符合自己利益。

  这里得出的经验是,很少有人能完全掌控自己职业生涯结束的时间和方式,所以我们必须准备顺势而为。公司的并购重组、高层人事变动、战略方向变化,甚至生活中的意外事件,都可能让你决定退休,或至少开始为此做准备。无论退休计划多么周全,事情的进程很可能和你预期的不同。

  管理者谈论退休时使用的词汇很多元:退休可能是对工作压力的“治疗”,告别日常重负的“解放”,或远离高强度工作的“减速”。这些比喻都适用于吉姆。父亲40多岁去世,吉姆不想步其后尘。由于担心健康问题,他刚过50岁就从一家跨国公司CEO的职位上退休。也有人从退休中看到“重生”或“变革”的机会。玛格丽特曾在一家消费品公司负责营销和战略规划,工作压力很大。她选择离职,到一家著名商学院担任驻校导师。

  还有人将退休视为职业生涯的“里程碑”,担心职业身份的“丧失”,希望“坚守”,继续发挥专长。比尔属于最后一种,他是地质学家,从工作25年的石油公司退休时还相当年轻,之后决定和同事一起创办一家采油公司。

  但实际退休后,人们的想法通常会变化。有人一开始将退休视为解放,随心所欲地玩高尔夫、桥牌或游艇,但之后可能向“坚守”、“变革”或“新生”方向发展。继续看吉姆的故事。退休的头几年,他只求清静,想从工作压力中恢复过来,但也开始怀念之前荣光职业的某些方面。他先将精力转向家庭,但最后重回职场,开始为年轻管理者提供指导。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对退休采取灵活态度、在不同“意义”间切换的人,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退休方式。所以,即将面临这一人生重大转变的人,尤其应该思考一下“退休”对自己的意义:你脑海中出现哪些情景?上述这些比喻是否符合你的梦想和愿望,或者你另有想法?重点在于,你必须更好地了解自己、你对工作和生活的态度、你未来想成为的人,以及所有新机会和可能性。

  同时要记住,你在退休后可以有多重身份。这种多元性对未来世代更加重要。据格拉顿和斯科特预测,现在20岁的人有50%可能活到100岁,40岁的人活到95岁的概率同样有50%。即便75岁退休,你也可以尝试不止一种退休生活。

  很多职场人士不选择彻底退休,而是留在原公司承担新角色,工作时间安排和职责都有较大变化。丹尼尔是一家金融机构的高管,和公司商定改为兼职工作。现在,他半个月在海边小屋钓鱼打猎,半个月在公司总部担任“思想领导者”,辅导新晋管理人才。

  我们采访的另一位资深管理者则提议与另外两位同事分担一份工作:他自己想退后一步,同时保持工作状态;另两位同事孩子还小,希望在工作之余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他们所在的高科技公司同意了这个方案。

  很多高管采取逐步退休的方法,逐渐减少工作时间,同时将他们的知识和责任传递给后来者。

  马克是一家林业公司的高管,已经到退休年龄,公司同意他将工作时间减至原来的60%,让他可以处理自己的健康问题,同时继续帮助公司,特别是指导两组管理者,以及参与制定继任计划。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与原雇主按合同制继续合作,这会使双方受益:员工能得到报酬和继续工作的机会,公司则留住了专业技能。彼得是银行高管,50多岁退休,而半年后公司又给了他一份短期合同,请他做擅长的小企业贷款业务。亚当则走了另一条路:50岁出头时申请离开两年去做市议员,之后回公司工作一段时间,56岁正式退休,然后开始领导一个大型社区组织。

  我们认为,任何考虑退休的人都应探索继续工作或离职的可能方式。仔细审视一下你的工作内容,你的独特经验、技能和知识,以及雇主对你的看法。回顾你承担过的不同角色,完成过的项目,以及你贡献最大、自我感觉最好的工作领域。

  不是所有组织都能提供新颖、定制化的工作安排,但灵活处理的空间还是比想象的大。一旦你想清楚愿意做的工作以及期望的时间安排,就可以先和上司或人力部门非正式地沟通。如果他们不愿做灵活安排(无论是继续工作还是逐步退出),或无法提供你希望的条件,你可以考虑接触愿意提供这种灵活性的组织。

  安德鲁·卡内基曾说,人生前三分之一应该学习,中间三分之一赚钱,最后三分之一用于给予。或许因此,退休一直被看作投身公益的起点。不过我们发现,现在退休者对社会的贡献远不止捐钱。

  来看几个例子:哈利从事造纸行业,从工程师做到工厂管理者,60岁出头时意外被解雇后,开始帮助高中辍学者学习一技之长;琳达是管理培训专家,在一家银行工作了28年,50岁退休后回到大学学习国际发展,准备为非洲艾滋孤儿建立孤儿院;西尔维娅是成功的投资银行家,因为厌倦了工作早早退休,义务担任一家大型文化机构的财务总监;加里是电信企业高管,离开公司后创办了一家帮助社会创业项目筹资的机构。

  如果寿命大大延长,精神和身体状况俱佳,将专业技能束之高阁、选择退休就不一定是好选择。现在到退休年龄的人,已经开始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服务社区以至整个世界,这个趋势将在未来世代身上体现得更明显,尤其是在社交方面非常活跃的千禧一代。

  即便你厌倦了一直从事的工作本身,你的领导力、团队合作和项目管理能力也可能大有用武之地。退休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你现在有机会去尝试和探索,追求你真正看重的事业,甚至留下一份全新的遗产。

  (本文作者希瑟·沃夫是辛辛那提大学Lindner商学院助理教授。克里斯汀·巴塔耶是伊萨卡商学院助理教授。莱莎·萨金特是新南威尔士大学商学院教授。玛丽·李是麦吉尔大学Desautels 管理学院荣休教授。王晨翻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nowjoy.net/yisaka/64.html